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chnmzz.cn

当前位置: 四肖八码免费长期公开_四肖八码免费 > 社会 > 刑案还未终审判决 看守所警察却将涉嫌诈骗在押人员放了 刑案还未终审判决 看守所警察却将涉嫌诈骗在押人员放了

刑案还未终审判决 看守所警察却将涉嫌诈骗在押人员放了

时间:2017-12-14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张恩杰)刑事案件在法院还没终审判决,看守所警察却将涉嫌诈骗的在押人员释放了。发现错误后,有关部门又赶紧把放了的人重新抓了回来。这样罕见的事情,在山西省大同市矿区看守所发生了。法院认定,此事“社会影响恶劣”。在案材料显示,侦察机关没有查出两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恩杰)刑事案件在法院还没终审判决,看守所警察却将涉嫌诈骗的在押人员释放了。发现错误后,有关部门又赶紧把放了的人重新抓了回来。这样罕见的事情,在山西省大同市矿区看守所发生了。法院认定,此事“社会影响恶劣”。

在案材料显示,侦察机关没有查出两名涉案警察收受在押人员家属利益的情况。记者独家获悉,山西省大同市中级法院终审认定两名看守所警察构成私放在押人员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法院还没终审判 看守所民警把人释放

大同市矿区法院一审认定,2016年5月19日,大同市矿区看守所管教民警张某在不掌握其所管监室在押人员张某某诈骗案一审宣判后检察机关抗诉、一审判决未生效的情况下,以张某某刑期届满为由将其带到收勤室,告知辅警马某办理释放手续。马某明知没有释放通知书,仍给张某某开具了释放证明,将张某某释放。2016年6月3日,张某某又被抓捕,重新收监。

2016年6月22日,马某、张某被大同市矿区检察院取保候审。后大同市矿区检察院以私放在押人员罪将马某、张某提起公诉。

上述事实,张某、马某在庭审过程中均无异议,并自愿认罪。马某的辩护律师认为,私放在押人员罪为故意犯罪,应有犯罪的故意,而马某、张某在释放在押人员时,主观上处于害怕超期羁押,给看守所造成不利影响而实施的,且一审判决书已到期,被告人不是出于私人目的释放。

律师还认为,张某、马某没有收受在押人员家属利益,没有恶意,思想上对补手续存在误解,没有意识到是犯罪,且马某是辅警,没有独立办案资格,事发后马某还及时向领导汇报,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大同市矿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某、马某在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不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由于疏忽大意而错放在押的被告人,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均已构成玩忽职守罪。

关于公诉机关对二被告人构成私放在押人员罪的指控,因侦查机关未能提供二被告人在释放在押人员的过程中,其犯罪动机及主观方面为故意的相关证据;而根据现有证据,只能证实张某误以为在押人员的刑期届满,害怕超期羁押;马某在张某的误导下,以为可以后补执行通知。因此,马某、二被告人在主观方面均表现为过失,不能构成私放在押人员罪。

另外,经查,侦查机关未能提供张某、马某收受在押人员家属利益的相关证据,故不能证明被告人释放在押人员的犯罪动机为徇私情,即故意犯罪。但由于二人不认真履行职责,过失将在押人员释放,虽然公安机关发现后及时的又将人收押,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已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故应当对二人以玩忽职守罪定罪量刑。马某虽为辅警,但其在依法执行公务期间,属于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论。

鉴于二人自愿认罪,犯罪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不需要判处刑罚,最终判决张某、马某构成玩忽职守罪,但免于刑事处罚。

终审改判:俩警察构成私放在押人员罪

2016年12月6日大同市矿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大同市矿区检察院提起抗诉,马某提出上诉。

检察院的抗诉理由是,张某、马某明知没有释放通知书,私自释放在押人员张某某,应以私放在押人员罪定罪处罚,且社会影响恶劣。原判以玩忽职守罪判处二被告人刑罚,属于定性错误,应当依法改判。

马某的上诉理由是,按照在押人员张某某的一审刑事判决书上作出的刑期,刑期确实应该在他释放张某某当天届满,自己没有不认真履行职责,属于错放,而不是私放,不应认定为疏忽大意,且本案并未造成严重后果,请求改判自己无罪。

经过审理,大同市中级法院二审确认以下事实:2016年5月19日,大同市矿区看守所民警张某以在押人员张某某一审刑期届满为由,擅自将张某某带至看守所收勤室,要求值班民警马某办理释放手续。马某明知在押人员档案中没有法院出具的释放张某某的法律文书,仅凭张某打电话询问而并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开具释放证明,擅自将张某某释放。

经过审理,针对马某自我辩解的“错放”,大同市中级法院认为,经查,马某明知张某要求其将在押人员张某某带出监区缺乏法律依据,且其经档案查询已经发现张某某不符合释放条件,仍在未收到法院提供的生效法律文书以及结案执行文书的情况下,违反监管规定擅自开具释放证明将未决犯释放,不属于错放情形,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法院认为,张某身为大同市矿区看守所看守警察,应当知道在押人员张某某不符合释放条件,仍利用监管职务之便利,擅自将其带出监区,明知在押人员监管档中没有法院出具的任何法律文书,释放不符合法律规定,仍要求马某办理释放手续,致使其监管对象脱离监管;马某在法院尚未结案且并未收到任何执行法律文书,明知释放在押人员不符合法律规定,仍擅自开具释放证明,致使在押人员脱离监管,其行为均已构成私放在押人员罪。

原判改变指控罪名定性为玩忽职守罪,显系适用法律错误,故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成立。但考虑到本案事实情节以及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等量刑情节,原判适用免予刑事处罚并无不当。

2017年8月,经大同市中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大同市中级法院终审改判马某、张某构成私放在押人员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编辑:宋韶辉)

关键字: 刑案看守所终审判决诈骗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